一只冰块儿

家教热恋中(27中心)/光之战士跑腿中…
主R纲/骸纲,一点all27
全员友情向也最棒
但是超雷里风. ☆主角受派/大部分时间还是一个bg爱好者
☆大家画画真可爱,猛吸——^q^
是个无产阶级。
没有太太们那么多的肝啦💦
只画喜欢的图个开心

冰淇淋 R27

《冰淇淋》

R27向
OOC严重注意
送给笑阳,让我们一起互产互喂,走向美好的明天!
那么,食用愉快~



“蠢纲,你再不乖乖出来接受检查我就一枪毙了你!”Reborn面色阴沉地站在床边举起了枪。

“放过我吧Reborn!我只是肚子痛,给我开个止痛药就好了!!!”
出乎意料的是,一向胆小的纲吉这次却没有妥协,依旧紧紧扯着被子钻在里面不肯出来。

狱寺在一旁急的团团转:“十代目,只是让医生看一眼,不会有什么的,你就出来吧!”

今天晚上,十代目因为冰淇淋吃坏了肚子,却不肯叫医生去查看,双方已经僵持了半个多小时。
看着一旁脸越来越黑的Reborn,狱寺连忙挡在纲吉的床前,深怕对方最后真的一枪崩了自家十代目。

Reborn忽然放下了持枪的手,神色中居然带着极其罕见的无奈 :“都出去吧,我来和他谈谈。”

“十代目…”狱寺担忧的看着还裹在被子里的纲吉,还是在Reborn的眼神威胁下走了。一步三回头地出了房间门,顺便没忘带上不知为何被绑在桌脚睡了过去的蓝波。

等到房间门被关上后,Reborn跳到了床上,语气冰冷:“出来,蠢纲。”
床中央的那一团抖了抖,却依然没有动静。
Reborn失去耐心,一把掀开了被纲吉裹的死死的被子。虽然纲吉依然不死心的使出了吃奶的劲去守护自己的这面最后之盾,然而这点力气在Reborn跟前,如同婴儿试图从大人手里抢夺东西般,毫无卵用。

是的,毫无卵用。
纲吉一脸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的最后之盾如同破布般被Reborn甩到了角落。
虽然那也确实只是两块布缝成的东西…,纲吉暗暗吐槽着,一边抱紧了自己双腿缩在床头。

撇了眼床头旁边书桌上那盒拆封开、几乎被吃光的冰淇淋,联想到了之前情况的Reborn迅速跳起一脚踹倒纲吉,在对方趴在床上来不及动作时时让列恩变作手铐铐住了双手。

“哼,蠢纲,你以为你躲的了一时还能躲的了一世吗。”Reborn一边说着一边掀开了纲吉的上衣。

Reborn:“……”

看着Reborn盯着自己光飕飕的上身,纲吉终于还是陷入了生无可恋的状态。



一小时前:

晚饭后泡完澡的纲吉穿着T恤和短裤,拿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站在房间门口准备开门。

不知为何,看着房门纲吉心里莫名闪过了一丝疑惑。房间里太过安静了…

“咦,蓝波睡着了吗。”走之前蓝波还在房间里边跳边嚷着要纲吉早点回来陪他玩,这会儿已经自己睡着了吗。

毫无戒心的纲吉这么想着,拉开了房门。


“哟,好久不见,蠢纲。”
一道陌生却有着熟悉语气的声音响起。

手中的毛巾飘然落下,纲吉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看着靠坐在自己床上的人,大脑陷入了死机,试图开机,依旧死机的状态。

成人模样的Reborn!!!
纲吉死机的大脑里反复飘荡着这句话。

看着对方一副呆傻的模样,床上的人挑了挑眉,站起身走到纲吉面前:“真是令人怀念的蠢样子啊,纲。”

突然放大的人脸,让意识到危险的大脑迅速重启,纲吉连忙后退一步,抵在门上。
以为避开了危险源的纲吉暗暗松口气,扭头看了眼被绑在桌脚头顶大包脸上还挂着泪花的蓝波,以及掉落在蓝波旁边的十年后火箭筒,似乎明白了什么。

真是厉害啊蓝波,连Reborn都能被坑到。
纲吉抽动嘴角,默默在心里吐槽。
显然这人已经分心忘了自己面前还站着一个魔王,还是升级版的。

升级版大魔王显然不高兴于自己被无视,往前跨了一步,在如愿看到对方如被猎人逮住的兔子般瑟瑟发抖时,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真是怀念呢纲,能再次看到你十年前的蠢样。”
十年后Reborn扭头看了眼蓝波,似乎有些感谢?然而蓝波收到眼神后以为是要宰掉他来报复自己误把Reborn装进火箭筒里的事,吓得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纲吉抽搐了一下嘴角,哪怕十年后的Reborn也还是依旧这么毒舌,充满了危险啊。

Reborn转回头,松了松有些勒紧的衣领,眼睛紧盯着纲吉,微微眯起;黑色的眼睛让人完全看不出他的想法。
纲吉瞬间绷紧身躯,背部紧贴着门板,内心哭嚎:完蛋了!

因为,小魔王Reborn,每次在坑纲吉去做些什么危险的事情时,都会这样盯着自己。更何况现在是十年后的Reborn,早已进化成了大魔王!

十年后的大魔王,不知为何正好是解咒状态。依然是黑色西装橙色衬衣,列恩乖巧的变成帽子待在头顶上一动不动。比起婴儿时看起来天真无邪的脸,现在冷峻严肃的脸庞,使人一眼看过去有些发抖。

再靠近一些会被干掉的!别靠过来呜哇!神啊救救我!!!
纲吉贴着门板一动不敢动不停祈祷,同时一只手放在把手上随时准备逃走。

然而神明没有听到纲吉内心的祈祷,大魔王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到纲吉可感受到对方的鼻息落在自己脸庞上,黑夜般的双眼里倒映着自己警惕的身影。

Reborn…想干什么?

对方伸出右手,轻轻落在自己放在把手上的手。纲吉感受着瞬间不能动弹的左手,一脸僵硬的任由对方凑近。

太近了,近到他可以听到Reborn的心跳声,以及自己的心跳声。
砰——砰—— 砰——

下一刻,一个有些干燥的柔软落在了自己的唇上。
“!!!”
纲吉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瞪着眼前的人。
脸上迅速染起一片红晕,想要动手去推开Reborn,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制住了双手按在头顶。双腿也被对方看穿意图用腿紧紧锢住动弹不得。

这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吧,纲吉这么想着,结果感觉到一只手伸向了他的后背,顺着脊椎线轻轻抚摸。
被有些粗糙的手掌抚摸着背部的纲吉,身体抖了抖,忍不住弓起了背,试图压住对方作乱的手掌。

Reborn垂下眼眸,在纲吉腰窝轻轻一按,果不其然,绷紧的身躯瞬间软了下来。他满意的扬起嘴角,然后伸出舌头撬开对方牙关,探了进去。

暧昧的气息紧紧缠绕着两个人。被吻的晕晕乎乎的纲吉,感觉自己鼻腔里全是对方的气息,
就在快要窒息时才终于被放开。
他几乎没有力气保持住自己的身体站稳,只能堪堪靠在门上,喘着气。

Reborn看着纲吉红着脸,几乎瘫软的模样,起了坏心思。
这个年纪的纲真是更敏感啊。

他舔舔嘴唇,觉得有些闷热,便将衣领的扣子解开两颗。随后再次欺身压上去。

“这么容易就被制住,十年前的我对你还是太放松了,要惩罚啊。”

细密的吻落在脖颈上,随后滑向锁骨,接着一路往下。宽松的上衣被一把撩起:刚入完浴的少年,尚未擦干的头发滴下的水,在清瘦白皙的胸膛上滑下一道道水痕。一盘诱人的点心啊。



沢田纲吉,15岁,未来的彭格列第十代首领,现在正在被自己十年后的家庭教师按在门上性骚扰。
他的大脑,是空白的,他的心情,是复杂的。
他是第一次意识到十分钟是那么的漫长。

就在纲吉以往自己要被原地办了的时候,对方却松开了他的双手,啧了一声。接着便将有些凌乱的衣领整理好,随后拉开一旁的椅子坐上去。

纲吉茫然回魂,抬头看了眼时间,只剩两分钟,怪不得……
便红着耳朵,将上衣拉好,然后在对方戏谑的视线里,有些腿软的往书桌那边走过去。
那里他记得放了一盒蓝波的冰淇淋。

于是本来就是为了冷静一下的吃一口,硬是在Reborn的视线,脸越来越红,随后狂吃了大半盒。
为什么这个人在调戏他时也能这么冷静的掐时间啊!他是有多熟练啊!!!(恭喜你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

Reborn微微皱眉,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结果就砰的一声,消失在了烟雾中。

随后婴儿形态的Reborn出现在了原地。
“哟,蠢纲。”
Reborn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从椅子上跳下来,看着被绑在桌脚上昏过去的蓝波,对十年后自己的处理方法觉得挺满意。(这么欺负蓝波他会哭的喂!!!)

纲吉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眼,还是放下冰淇淋盒,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躺在了床上。

半小时后。
“嘶———肚子好疼啊!”
纲吉抱着肚子躺在床上,脸色发白。Reborn戳了戳宛如死尸状的纲吉,便啧了一声去打电话联系医生。

结果医生以及听到消息风风火火赶来的狱寺到房间里时,纲吉却裹着被子待在床上死活不肯出来。

开玩笑!他,他身上还有十年后Reborn留下的一大片吻痕,怎么能让他们看见!!!

于是纲吉拽着被子不放手央求医生直接开药,负责任的医生觉得必须要检查一下,两个人展开了漫长的拉锯战。

Reborn本来是想直接强行拉开被子把这个蠢货拽出来,结果注意到对方有意无意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再想到自己之前消失的十分钟里,十年后的自己很可能对他做了什么,便没有吭气。

他很好奇,十年后的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让这个蠢纲怕成这样。于是最后便叫出去所有人,强行拉开了他的被子。

本以为会是一些奇怪的恶作剧,没想到………

看着纲吉锁骨,胸膛,腹部上,七八个深深的吻痕,婴儿版Reborn陷入了沉思。

在纲吉被盯的差点崩溃的时候,Reborn终于放下他的上衣,随后跳下床走出房间,吩咐医生给他开了一些药。

吃完药躺在床上的纲吉,对突发善心的Reborn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Reborn悠然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吹了吹热气,开口:
“蠢纲,关于十年后的我…”

纲吉以为Reborn终于要对这件事说点什么了,比如为什么十年后的Reborn会对自己做这种事情。

结果听到Reborn说道。“居然这么容易就被制住,看来我平时对你还是太放松了。病好后,训练量再加大一倍吧。”

重点完全不对吧!!!十年前的年我都打不过更何况十年后的喂!!!
魔王!!!不管是现在的还是十年后的!两个人说话模样都如出一辙。

纲吉哭丧着脸,翻过身不愿意再理Reborn。暗暗吐槽的他没有注意到一旁Reborn有些复杂的表情,只是在药效的作用下,很快睡着。


毕竟十年后Reborn的出现,不过是在这看似平凡实际上每天都有事件发生的日常里,投下的一颗小石子。惊起的波澜转眼间就被其他事物所掩盖。

毫不起眼……



真的吗?

END

———————————

Reborn:(复杂脸)十年后的我是看上了蠢纲的哪一点 【谁知道呢(摊手)】
医生:看穿一切.jpg


评论(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