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冰块儿

家教热恋中(27中心)/光之战士跑腿中…
主R纲/骸纲,一点all27
全员友情向也最棒
但是超雷里风. ☆主角受派/大部分时间还是一个bg爱好者
☆大家画画真可爱,猛吸——^q^
是个无产阶级。
没有太太们那么多的肝啦💦
只画喜欢的图个开心

【云纲】猫

-猫

180270
没了解过云雀性格,连粮几乎都没怎么吃过,所以并不会抓云雀的性格
严重OOC注意啦
以及渣文笔注意——


那是一只纯黑色的猫。

就那么安静地卧在那里休息,身形仿佛完全融入于那片阴影中,像不闻周遭一切事物孤傲的黑夜使者;唯有靠近后那双闪烁着点点星光的湛蓝眼眸睁开看向这边时,又让人觉得它游离于阴影外。

沢田纲吉慢慢靠了过去,或许是觉得眼前的人气质太过温和没有一丝威胁感,黑猫半弓起的身躯又渐渐卧了回去,随后眼睛也眯起。只是在对方坐到自己身边时,长长的尾巴似有些不适应又有些警告的意味甩了两下,便不再有什么动作。

他靠着树干坐了下来。盛夏的正午时分正是最热的时候,而这片浓密的树荫宛若保护伞般隔绝了外面的高温,连从早就开始鸣叫的蝉也停止了吵嚷不知钻到哪片树叶下午睡去了。四周安静的过分,只有偶尔吹来的阵阵微风卷起树叶时的哗哗声,连带着内心那点因为温度而起的躁动也被抚平。

一个让人忍不住想要在这里休憩一会的环境。

沢田纲吉侧过脑袋,目光看向身边卧着闭目养神的黑猫。
[能挑到这么个地方真的很厉害呢。]

黑猫小幅度的抖了抖耳朵并未睁开眼睛,却能让人感觉到它的态度:理所当然。
可爱的让人想要去摸一模它的脑袋。沢田纲吉忍不住扬起了嘴角,也确实这么去做了。只是手臂刚抬起便看到黑猫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大有敢再靠近一下立马开战的意味。
他只好放下了手,等到对方终于又闭上眼睛继续躺了回去后才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真的蛮像某个人啊,这么想着,眼眸里划过一丝怀念。

……
[你在这里做什么?草食动物]清冷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云雀学长!]看着树下的黑发少年站在那里,虽然没有动杀气但是黑色的外套下却有一抹银光一闪而过。看样子只要自己的理由稍微不合他满意下一秒就会被对方“整顿风纪“吧。
沢田纲吉抽了抽嘴角感觉手臂上的划伤更疼了一些,救兵没有等到,反而等来了最可怕的存在。

[等、等一下!我是因为救它所以被困在树上,下不来了…]眼看对方耐心耗尽动了动手臂就要出手的样子,沢田纲吉只好立刻大声解释,同时小心地挪动了身躯好让树下的人看见自己怀里的情况:一只因为害怕紧紧的拿爪子钩着他衣服的黑色小猫。
他是无意间路过这里的,因为要去另一栋教学楼拿一样遗忘的东西,便和狱寺山本他们打完招呼后独自过来,没想到路过这里的时候听见了树上传来的小声喵叫:黑色的小猫瑟瑟发抖的缩在树枝高处不敢下来,只能一遍又一遍可怜的叫唤着。

看着黑色的小猫,沢田纲吉脑海里闪过一个身影,鬼使神差的他就靠了过去。等他被怀里的小猫因为害怕划烂了手臂时才因为疼痛回过神来。
鬼知道他一个走路都摔的废柴是怎么无师自通的学会爬树的。

而且还爬的这么高——!
低头目测了下与地面的距离,沢田纲吉选择咽了咽口水,没骨气的和小猫一起缩在树枝上等待着下一个路过这里的“救兵”。
只是这个“救兵“与他内心期待的好像差的有点远,大概一个太平洋的距离(……)

云雀恭弥挑了挑眉收回了浮萍拐,眼里闪过一丝遗憾。

[下来。]平缓的音调
[???]
[下来]恐怖的低气压从对方身上蔓延开来,同时声音带了一丝不耐烦让人相信如果再拖延下去下场绝对是暴尸荒野。
[可是我……]下不去啊,沢田纲吉慌张的想要起身下一秒就因为差点掉下去身体连忙往树干那边靠了靠。话未说完就感觉到怀里一空,黑色的小猫吓的炸了毛挣脱了他的手臂自己从树上灵活的跳了下去随后逃远。

原来你能自己下树啊…
沢田纲吉目瞪口呆地看着小猫远去,感觉内心有些凄凉,愁苦,他这才注意到对方之前的眼神原来是针对的怀里的猫。

云雀恭弥冷哼一声就要转身离去。
[云雀学长!等、等一下!]沢田纲吉连忙回过神喊住了对方。
看着对方停下动作看向自己,抱着树干的沢田纲吉感觉后背在不停的冒冷汗。

[我自己下不来…]他有些不好意思,完全不敢去看对方的表情。
肯定是嫌弃的目光吧,明明自己都下不来还要不自量力的去救什么小猫…

漫长的沉默……
沢田纲吉忍不住抬起脑袋看向了对方,却见对方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树下举起了手臂准备动手的样子。

他就不应该奢望能拜托云雀学长来救自己下来的!!!
褐发的少年哆嗦着嘴唇,也不顾这个高度摔下来会如何就这么松开了抱着树干的手臂苍白着面孔从树上跳了下来。

肯定会骨折吧,沢田纲吉紧闭着双眼这么想着,结果没等来与大地深刻的亲密接触反而是感觉自己落到了一个怀抱里。
他只好睁开眼,结果就看见云雀学长正在看着他,在对方碎发的阴影里,那双如黑夜般深邃的眼眸就那样直直的看着他,仿佛从他的眼睛里一路看到他心里。

[扑通] [扑通] 心跳的加快让沢田纲吉觉得耳朵尖有些发烫。

最后直到对方松开手臂沢田纲吉猛然跌坐在地上后这才恍然回过神来,仍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接住他,只能懵逼的对着对方已经远去的背影道谢。

那是一双如此好看的黑眸,像黑耀石般美丽,又像夜幕中的繁星让人沉沦,掩盖住了他隐藏在最深处的情绪。

那个时候的云雀学长究竟在看着他想什么?
事后沢田纲吉不止一次的去思考这个问题,从并盛想到意大利,再到坐上首领位置。
……

[你是跑到这里来偷懒了吗?小动物]头顶传来声音。
他有些迷茫的睁开眼,这才发现现在已经是下午,而身边的黑猫早已不知去向。

黑发的青年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身前,沢田纲吉眨眨眼,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这才茫然开口:
[已经办完了吗?]

对方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是想被咬杀吗?] 随后伸出手将他头顶上的落叶摘了下来。
修长的手指上戴着的戒指上反射过一抹紫色光芒,转瞬即逝的速度让人抓不住,宛若他的守护者本人般,孤高的浮云。
他的云之守护者—云雀恭弥

[想休息就回去好好休息。]
云雀恭弥轻轻抚着沢田纲吉的脸庞,随后在他唇角落下轻轻一吻,眉眼里带着难得一见的柔和。

他知道沢田纲吉最近这段时间非常的累,因为前段时间的一个同盟家族的背叛,虽然早有准备但是为了能够尽力以最小的死亡人数去处理这件事,他足足有一个月没有好好休息,直到现在神色里都带着一丝倦意。
这种天真固然愚蠢,但他也会随他的意愿去努力帮他。刚才便是去一个地点做善后工作,回来时便看到对方躺在树下熟睡,舒展着眉眼,嘴角挂着一丝微笑像是做了一个好梦。
[回去了 ]
[好。]

慢慢的往过来的路走过去,沢田纲吉想着之前梦到的场景忍不住转头看向身侧的人。
对方尚是年少时带有一丝稚嫩的面容如今已经彻底抽长开来,变成现在这般成熟自信的青年样貌。
梦中回到的并盛让沢田纲吉恍惚觉得15岁的事仿佛还是昨日,只是跟15岁时不同的是,如今的他们早已不在日本,而他成为彭格列的首领位也已有多年的日子。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当年年少懵懂的他们如今已经成为了成熟稳重能够独当一面的人物,而没什么变化的只有他们之间的深厚信赖与感情。

还有云雀学长。

想到这里褐发青年嘴角噙着的笑意加深了几分,琥珀般的眼眸里透着无限的暖意。

阳光将影子拉长

[我做了一个梦 ]
[嗯 ]
[梦到了恭弥十年前救我下树的那时候。]
[嗯 ]
[我当时真的以为自己要那么摔下去然后在医院里躺上几天。]
[嗯 ]

[想永远在一起 ]
[好 ]

Fin


感觉这个云雀好温柔啊…死目。崩到起飞。
【这里也存一下好了(凄凉脸),为什么骰输了居然是要我写文啊,为什么会有要求画手写文这种操作啊。】

评论(18)

热度(63)